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翻译】《Wrong》Part 8

在阅读本文前请务必确保自己已经看了「《Wrong》阅前必看」一文:http://hugewood.lofter.com/post/1e6cd291_ff6a981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L猛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你,月。”他说,之前所有的情感都重新表现在他的声音里。


基拉—月看起来很困惑,以及有一点怀疑,但没有说什么。尼亚开口,从进入了房间后的第一次,笔直地对基拉—月说,“你不同意?”


基拉—月畏缩了一下,迅速地看向L。L强迫自己去直面那畏惧的目光,并说,“你可以和房间里的人说话,月。”


“那么你最好先去回答他。”梅罗恶意地对基拉—月说。


“我当然不同意,”基拉—月对尼亚说,就像是机械性地轻易把这些字句说出了口。“龙崎永远是对的。”


“就算他那样对待你?”尼亚巧妙地问。玛特迅速地看了他一眼。他脸上的残忍对于任何不像他们那么了解他的人来说都是难以辨认的,但那问题——


“我应得他对我做的任何事。”基拉一如之前的轻松地回答。


“即便他使用你?”在尼亚问这问题时他轻瞥了L一眼,显而易见的优越感刹那间显现在他的脸上。


“我需要去赢得它。”基拉—月告诉他。


L看上去就像是他的内脏被打了一拳。玛特能够理解。即便是渡也惊愕于这理直气壮的话话。玛特把尼亚的脸具象化到他游戏里正在打的王怪上,而苍白的男人继续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是基拉。”


玛特需要再次从他的游戏里抬头以去完全观察基拉—月的表情——他肯定是判断错了。但没有——基拉—月完全忽视了L之前所说的话,只是陈述着对他来说再明显不过的事实。


在L手上十三年,月深信他是基拉,而被强奸是一种他需要去——他想要去——赢取的恩惠。


怪不得L看上去如此心力交瘁。


梅罗对L的盲目崇拜在这些年来已经稍微有所减弱了,但还是太难去完全消退。他转身看向基拉—月,代替没能问出口的L问道,“你是什么,白痴还是聋子?你没听见自从我们在这里之后L所说的任何一个字吗,你这杂种?”


“梅罗。”L的声音里带有没有说出口的警告,他更加牢牢地抚摸基拉—月的手臂,尝试去哄他,好让他从现在正蜷缩在他看守者的身后的地方返回到他之前所在的位置。


“来呀!他还要听多少次他是无辜的才能让这件事进入他该死的脑子里?”


基拉—月摇摇头,抵制梅罗正在说的话。梅罗没有理会他的痛苦,继续说,“这混蛋很可能只是在装蒜,这样他就能看到他能让你为你对一名无辜者所做的事感到多么罪恶——”


恍然大悟的神色浮现在基拉—月的脸上。“我不是无辜的,”他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梅罗和L都转身看向他,但在他们能说些什么之前,他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补充道,“如果我是无辜的,那么我便不应遭受L对我所做的事,而这意味着我被折磨了。”梅罗试图说话,但被基拉—月盖过了(而玛特因他说话时眼内完全的空白而毛骨悚然—就算是百货公司的人体模型也比他有感情),“如果情况是这样,我便需要去相信我是基拉,否则我会崩溃,因为我毫无理由地被折磨了。所以如果我是无辜的,而在我准备好之前便强行要我相信这件事会摧毁我,而如果我是无辜的,你没有任何理由要去这么做,所以我不可能会是,你只是在尝试着去——”他迟疑了一下,“尝试着去彻底摧毁我,而龙崎,我很抱歉但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那衷心的哭泣声让梅罗完全哑口无言。玛特感到一股恐怖的想耍大笑的冲动,即使已经被折磨到疯狂的境地,夜神月仍然有足够的才智去运用完美的逻辑来支持他现在的世界观并且向他们表达。


玛特比房间里的任何人都更加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份聪慧想必对L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而他当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它,除了把它视作一种威胁——还能期望他怎么做呢,毕竟他是被华米之家带大的?所以他只能以他懂得的唯一一种方式去回应。


摧毁掉月可能会对他造成的任何威胁。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