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翻译】《Wrong》part 15

在阅读本文前请务必确保自己已经看了「《Wrong》阅前必看」一文:http://hugewood.lofter.com/post/1e6cd291_ff6a981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不行。”玛特漫不经心地说,向梅罗挥了挥手表示有必要的话他会迟些向他解释。“你最好也加入到这场谈话中,就以你们俩都能用的方式拿着电话。”


L的呼吸声加重到即使隔着电话也能听得到,但他什么也没说。玛特耐心的等着,并在梅罗的耐心似乎快要耗尽时再一次地捂上了梅罗的嘴。摧促L只会让他变得倔强。去应付L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认为没有任何东西会需要他去斗争。


那道遥远的声音逐渐加强到足以让他们听清楚月在说什么。“……对不起,我很抱歉,请告诉我我该什么,求你……”他又静下来,然半喊出声,“我做错了什么?


梅罗愤怒地紧绷着身体,但玛特静静地摇了摇头,为电活那头正在传来的奇怪声音而皱眉。“我觉得他在努力尝试着不去吐出来。”他低声说。梅罗的表情明显表示出他不在乎,但他让玛特继续捂着他的嘴,并听下去。


“过来这里。”L终于用变声处理过的声音发出指令。停顿了一下,然后他在稍远处接着说,“玛特想和你说话。”


“是的,嗨,月。”玛特用着比往常大声一点的声线愉快地说。“能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传来了一声哽咽抽噎,然后月说,“我做错了事,但我不知道是什么。”


“不如你告诉我所有发生了的事,然后我帮你找出来?”玛特小心地不让他的建议听起来显得傲慢或是居高临下,不然的话L 很可能会有很糟糕的反应,然后就更不用说月会怎么认为了。


梅罗终于不再试图去插话了,他动作夸张地向后摔向床。玛特边把电话倾斜,好让梅罗仍然能听见,边聚精会神地关注着这场谈话。


“这是被允许的吗?”月低声询问L,没有把电话移离嘴边——当然,前提是月在拿着它,毕竟也可以是由L来拿的。在梅罗有机会再次爆发之前,玛特用手肘撞了撞他,但梅罗在等着L对那问题的反应。


“是的,月。”仍然是毫无起伏的声调。玛特再次轻撞了下梅罗,不相信他能在没人提醒的情况下控制好自己。


“我应该从哪里开始?”月忧虑地问玛特。


“不如从我们三个——我、梅罗和尼亚——离开后开始说起?”梅罗又动了动,让玛特有一个更舒服点的姿势,他们都全神贯注地聆听着月所说的话。


“龙崎问我累了吗。我、我说是的。”月听起来就像是他在承认一个——好吧,罪行可能不是一个适合现在所说内容的词。他说的好像他在忏悔些什么似的。“但他没有带我回我的——回牢房——”哦,天哪,他当然一直是被关在牢房里,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之前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他带我进了一所,有着床,和、和家具,还有浴室的房间,然后他让我像一个,一个似的使用浴室,并让我睡在床上,而他没有——我,我以为这会是一个惩罚。”月坦白,声音很小声,“但他留了下来陪我,所以我知道这不是一个惩罚。”


“是的?”玛特鼓励他继续说下去,察觉到他们正在接近着最重要的地方。“能说仔细一点吗?”


 “呃……”


玛特缩了下。他可能说的太模糊了,让月理解不了。“为什么比起牢房,待在一所房间里可能会是一个惩罚?”他澄清。


“因为……因为太多了。”月低语。


玛特更厉害地畏缩了下。他应该自己弄明白的,这和之前梅罗要求月面对有关他是无辜者的事情的时候月出现的问题是同一个。多年来被教导说他不值得被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他是不会轻易地因被突然像人类一样地对待而克服这种观念的。“而L留了下来证明这不是一个惩罚?”


“如果他想要摧毁我,他不会留下来抱着我。”这可能是他听过月说出来的话中最接近于‘肯定’某些东西的语气了……这意味着L一直不允许他去肯定任何东西。在多于十年的时间里。


玛特越发肯定他之前大大低估了L把月毁坏得有多严重。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