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翻译】《Wrong》Part 1

在阅读本文前请务必确保自己已经看了「《Wrong》阅前必看」一文:http://hugewood.lofter.com/post/1e6cd291_ff6a981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这应该作为一个完整的故事来进行。非作者会有点子去续写它,但却不一定有恒心。]



当L进入了这个小房间时,他扯出了一个笑容并冷冷地向房间的居住者打招呼,“日安,基拉。”


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在看到他时明亮了起来。“日安,龙崎!”说话者在说话时尊敬地跪了下来,并低下头。当他向上一瞥并犹豫地微笑时,他赤褐色的长发笼罩着他的脸庞,“谢谢你来探访我。”


L的笑容因听到那话语中蕴含着的真诚而扩大。虽然费了一段时间,但他把基拉训练得拥有恰当的言行举止。这几乎——几乎弥补了他从他身上得不到想要的资讯的失败。而如果他对于这件事所感到的沮丧浮上了表层,那他有完美的方法去去除它……


他仔细地观察这年轻的男人,对他已经克服了当L进入房间时那试图去遮挡自己裸体的紧张不安的习惯感到满意。十年多的不见天日使他的皮肤像L那样苍白,并让他的头发看起来更深色,但总的来说,夜神月仍然保持着一副极其美丽的模样。


而他全是L的。


“你完成了我留给你的谜题了吗?”他漫不经心地问,走过他的囚犯并去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基拉的眼睛跟着他,这是当然的,但他没有扭头去看——那是不被允许的。


“我—我认为是的,”基拉回答,他的声音里有着些许的不肯定。龙崎喜欢听到他这样说话,即使基拉很肯定答案。基拉永远不被允许为他自己的能力而感到自信。“我把它写了出来——用英语和西班牙语,我很抱歉,我不肯定你想要的是哪一个——而我还剩下了几张纸——”他深吸了一口气,张大眼睛,尝试不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是不可饶恕地渴望,“所以我可以把它们留下来吗,拜托了?让我——”他知道这是一个危险的请求,“有些东西写?”


“基拉君!”龙崎严厉地斥责。“你是被禁止和这个房间以外的任何人进行互动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如果我有些东西能写,去写,这能给我一些东西去做当你——不在……”他恐惧地颤抖着,害怕他太过火了,而让龙崎再次离开,再一次地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就像是他曾经经历过的那恐怖的几个月那样,直到他察觉到他的骄傲一点用也没有,而把它丢弃,并第一次跪在龙崎的脚旁。


没有龙崎的话,他不会有人能够对话。没有龙崎的话,他不会有新的书,新的迷题,不会有任何东西能让他思考和集中。


龙崎是基拉的人生中唯一的东西,而基拉很害怕会失去他。


“我知道了。”龙崎的声音很冰冷,基拉颤抖得更加厉害。“过来这里。”基拉马上遵从,仍然跪着,不敢为了获得一些线索而冒险向上望向龙崎的脸。龙崎冰冷的手触摸着他的脸,并强迫他抬起脸,但基拉尽他所能地垂眼看着下方的地板。‘拜托了,拜托了,龙崎,给我吧。我不会用来对付你的,我保证。我发誓。我不会的。求你了。’


“那你打算付出什么呢?”


基拉几乎因如释重负而摇晃。“只要是你想我去做的,”他微笑,为他所想到的龙崎可能会要求他做什么而感觉像是肚子被踢了一脚。龙崎教导他要去享受他对他所做的一切,去渴望它并去乞求它,而如果龙崎不做出第一步,那就主动去把自己献上。这是为了能够有书写的机会而付出的代价,或者是他因不被允许而被给予的安慰。两者都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而这不是基拉决定的,这是龙崎的选择。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