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Asylum和Silence的全文剧透

《Asylum》和《Silence》是发表在英文同人小说网fanfiction的L月同人。

剧透内容作者:r063211(hugewood/巨木)

原文作者是bahari。

Asylum的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5332423/1/Asylum

Silence的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5454238/1/Silence

Silence是Asylum的续集,两者都是挺出名的L月英文同人。可能有人会苦于英文而没看,在这里我把以前我在Q群发过的内容剧透重新书写并整理一遍,发出来。免了以后又要再重新打一遍来向人介绍,也藉此推广Death Note的英文同人——其实外网的粮非常多!英文什么的多看看就习惯了的。


Asylum:

月爱上了L,所以无法写下他的名字(也没有写下渡的)。

月觉得神不会像他那样爱上L,并想要他不该要的东西,所以他不是神。而如果他不是神,那他就成不了基拉。基拉永远都是对的,但他已经不是基拉了。

所以他主动向L坦白他是基拉这件事并请求死刑,想寻死。L也答应了他。

但是,L抓到了月却不想让他死刑,于是改了判决,把死刑改为关在精神病院无期徒刑。当时月知道了L这么做很愤怒,但却无力改变了这既定事实。

月被关到和B同一家的精神病院,并一直被主治医生进行着非人的折磨。而L对此却并不知情,一方面是被病院瞒着,另一方面是他存心逃避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月,所以干脆眼不见为净,不去注意月的相关信息近况。

甚至慢慢地病院停止了月的信息提供。渡和L都觉得不对,于是渡劝L去打电话问问。但L还是不愿去面对,所以放任不管。仍然对月被折磨不知情。

直到从月被送去病院起计5年后,L终于决定去看着月如何。他亲自前往精神病院,才发现月的精神已经可以算是失常了。他这才觉得事情不对劲,于是离开病院后,召集了梅洛和玛特,打算请他们帮忙,一起把月从病院里非法救出来。于是他们一起翻看病院主治医生对月所进行的非人折磨的一切纪录资料,总之就是各种酷刑。

在L、梅洛、玛特打算实行劫院计画的当天,医生因为发现之前L来探访时月对L说话了,而打算惩罚月,决定割断月的脚踝肌(大概是这东西吧),让月再也无法奔跑,甚至走路也难。而医生的确对月进行了这个手术。

于是,当L、梅洛、玛特成功打进病院内部找到月时,月刚刚进行了这折磨,无法走路。所以L抱着月,快速逃离。

但是,在到达病院天台,他们打乘直升机跑时,医生却追上来了。在进行了一连串缠斗后,几人成功带着月逃走,但也没有杀掉医生。

月在一所正常的医院醒来,觉得怪怪的,好像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旁边的L告诉他,L前一会把月的笔记烧毁了,所以月失去了以前当基拉的记忆。而月觉得缺失记忆这件事很痛苦,并始终在心中对这件事很在意,很渴望重新回复记忆。

L把月带回自己的住所,并决定要把被折磨得精神有问题的月治好,也想让已经不大能走路的月慢慢康復,所以对他很好,陪他走路练习之类。但是月时不时的发病,尖叫、狂笑,甚至自残自杀。双方都在互相折磨,但同时也互相依存,离不开对方了,总体来说始终是一个脆弱的关係。

尽管如此,L依旧持续关注,并安抚着月,虽然起色不大,但月的而且确在慢慢康復,发病渐渐减少,也开始能慢慢走路了。

完。



续集是Silence:(本文月的智商完全被毁,注意!)

L因为案子(得到了Asylum医生的线索)的关係,不得不暂时离开月,留下玛特看着月。然而B不知怎么的跑了进来,对月说可以帮他对折磨过他的医生报复,并帮他取回记忆,于是月同意了跟他走。B打晕作为看守的玛特,带走了月。

B把月带走,去找医生前打算先找海砂要笔记,好取回记忆。于是他们找到了她,海砂说把笔记存在银行,但月没找到,而B趁月不知道把海砂杀了。

然后在汽车旅馆停留一下,约炮,因为他们本来在asylum精神病院里面就有身体关系的,月在那五年里是把B当做L的替身的。

然后B出门时,留在旅馆的月接到L电话,并接通,聊了一下。等B回来后,才知道原来有技术可以从电话追踪,L很可能已经知道他们所在。【毁了月智商①号,月怎么可能不知道有电话追踪这回事】

于是B和月马上放火逃跑,刚好和L打了擦面,B让月逃,自己留下应付L。所以L在大火抓成功抓到了B,从B口中得知到B和月打算找医生,还得知了月其实早已经和B在asylum有肉体关系这件事。

月拿着B给的机票飞往欧洲(具体是那忘了)。但在独自到达欧洲时,可能是因为以前受到过5年虐待,所以在那边不知所措,混混噩噩,在街上徘徊了几天。

【抱歉这一部分剧情不太肯定,因为当时觉得太毀月智商……看不下去】

总之就是,B不知怎的又找到了月。而另一边,L也得知到他们打算找Asylum那医生这件事。

B于是带月去找医生。但到了以后卻发现,医生已经死了,躺在地上。月呆住了。突然,有一群人沖了进来,是类似警察的。把月抓了,而B不知所踪。

月被关在一个房间里,原来是被不知情的N抓了,N以为是月杀了医生,要他认罪

然后脆弱的月感到害怕又矛盾,最终叫尼亚借电话给他打给L。【月的智商再次完全毁了】

月打给L,男友力上线的L说,没关系月,如果你不愿意向N报上名字,那你就说我的名字吧。

于是面对尼亚所询问的“你叫什么名字”时,月报上了L的真名……

然后L与N联络,要求N放了月,同意了N的要求。

N放了月,给回了L。L把月带回之前一起生活的家。此时的月仍然是失忆状态(因为笔记被毀了,而他又没能找到海砂的笔记)。

总之,被带回家的月仍然觉得自己因为缺了记忆而缺了一部分。

就在此时,琉克趁L不在房间內去找了月,又给了他一本笔记。

碰了笔记的月又回复了记忆。然而,卻不是回复记忆那么简单,而是像多了一重人格似的。一个身体有月和Kira两种精神意识。

kira可以在脑海对月说话。于是,强势的kira看不惯这么弱势的月,各种在教唆月不要相信L,L都是骗你的。并要求月不要再这么诚实,把真实自己暴露出去。要求月对人说谎,于是在面对Matt的关心询问,月一直说谎。然而并不成功,因为经历了这么多,月的骗子技能全面退化…………

Matt看穿了月在说谎,于是告诉了L这件事。

L去找月。L和月说话时,Kira一直叫月不要相信L,快叫L出去,让月独处。若是月不服从他,他就在脑海中scream,让月痛苦。不得已,月开口叫L出去,让他独处。

但智商一直在线的L不但发现了月恢复了记忆,还从月的每句话中的停顿察觉到月在和脑海中的谁在对话,并推测出是Kira。

于是男友力L安慰月,叫他不要害怕,问他是不是kira在迫胁他。伴随着脑海中kira的尖叫,月忍着头痛承认了。

L认为这都是恢复了记忆的错,所以叫月交出笔记。但好不容易才恢复记忆,哪怕是双重人格的痛苦,月也不愿交出笔记。

月不愿交出笔记,因为L打算再一次毁了笔记,让月失忆,从而弄走kira。月不想再次失忆,并与L争吵,说L根本不信任他。

于是L heart broken了,坐在床边流泪,并说: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一早和B有染,有肉体关系,而且又一次地取回了笔记,并藏起来,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这里真是…Oh fuck,要不是你送月入了asylum,月会和B发生关系吗!?某种程度上正是因为有B,月才没完全疯掉好吗!?)

然后L继续说:我为了你,连“L”这名号也舍弃了。

与尼亚的交易內容就是,舍弃L这名号,由他来接管成为L。

“L”这名号对L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毕竟是他的名字。

而L说,他的牺牲不仅如此,他还为了月使用了笔记,成了杀人犯。原因是,在B带走月时,L就知道其实B的目的根本不是让月恢复记忆这么简单,而是B与医生做了交易,B其实是打算把月送回医生手中的,所以月等于送羊入虎口。

当L知道月到达欧洲时,实在害怕月会被医生杀死,于是拿出了misa的笔记。原来,月之前之所以没找到misa的笔记,就是L早已提早从她那里偷偷拿走了。拿出了misa的笔记的L,写下了医生的名字,让医生死了,这就是为什么月会看到医生的尸体。

得知了真相的月呆住了,他默默地出了房间。然后再回来,坐在L身边,给了L一样东西:那是一本黑色的笔记本。

The End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