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翻译】 死亡笔记 《Markings Of The Mind》月中心

译者前言:

首先第一点要说的是,这是无授权翻译。

我一向很喜欢看奇怪的东西,所以会翻译出来的大多都会是挺重口或怪异的文章。而本文仅仅只是奇怪而已,无任何血腥或M级成份,亦无CP,算是我喜欢的文中难得的非重口类吧。

本文是以“若是月在监禁期间精神失常”的设想来展开的,单是这设想本身便与原作坚强的月不符,算是OOC,所以以防万一,先在此提醒大家打好OOC预防针再往下看。

若你不太能接受角色OOC的话,那请谨慎考虑要不要继续看下去。总之,前方(可能)OOC注意!

水平有限,喜欢可以去看原文。




标题:Markings Of The Mind

作者:Ratt9

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8065617/1/Markings-Of-The-Mind

译者:r063211(hugewood/巨木)

配对:月中心

字数:原文二千多,译文三千六左右

状态:完结

等级:T

性质:Horror & Drama


简介:

比起毫发无损地离开那里,月在单独监禁期间完全失去了他对自己理智的控制,并发现他在逐渐失去它。


——


作者的话:

这是我在一段很长时间里——甚至是前所未有过的——所写过的最怪异的东西之一。所以,请谨慎决定是否要继续看下去。


——




《Markings Of The Mind》




“……我的才智是那紧贴着理智与疯狂的狭窄边界线的错误一侧的一小部分。”


……


仅是我的单独监禁期第十七天时,我第一次尝试到精神失常的一些早期症状。


那些会不知不觉间恶化的小事物是非常不起眼的,你知道的——非常细微。那份疯狂仍未成熟,这使它是那么的不明显,事实上,我常常发现我在最一开始根本没能注意到它什么时候在,又是什么时候不在的。


(哈喽,月,我是你的疯狂。我是多么高兴你终于与我相见了呀。)


它只会向我说一次或两次话,而当它这么做时,我必然不会去回应它。我知道我一点问题也没有。这仅仅只是这所牢房的影响罢了。长时间被关起来而没事可做毫无疑问对人们的心理不好,老实说,这真的没什么特别的。尽管我还没找到任何能杜絕它的有效方法,但它真的只是一些非常微不足道,甚至是不值一提的东西。我会提及到它的唯一原因是,它不像我那样是被锁起来的,它別的一些声音仍在不断继续。


……


月为什么


你要否认


我我是你低语着的


自我意识的


声音


还有


影子们跳着舞月它们在跳舞


那些影子们


不是很


令人赞叹吗?


別忽视我那是


不可能的


……


我们已经有几天没有进行任何对话了,毕竟被看到常常和自己说话是不太好的。我现在自言自语仅仅是因为这能排解一点孤独感,虽然我不敢把声量提高到比低语的程度高就是了。按照这调查最近的走勢,若是L发现我在对自己说话,他很有可能会宣布说这是一些只有基拉会做的事情,而我呆在这里的时间将会被进一步持续延长。总之这不会是我所期望的事。


自从我进到这里以来,那些杀人行为就都停止了,我很肯定一定有人为我设了个圈套,因为你得知道,我真的不是基拉。你必须得明白这件事。


(但月,如果你真的是呢?)


那该死的声音总是用这愚蠢而善辩的语调来对我说话,这让我烦死了,因为它说的好像它觉得它是比我优秀的,而它显然并不是。


我最近发现自己有点困难去入睡,而这可能是因为我在绝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在忧虑有关基拉案件的事。我已经发现了,就是,基拉一定是知道我当前处境的某个人。他们想要陷害我。这太过明显了,我很奇怪为什么L没有察觉到。


……


在某个遥远并


难以辨认的地方那里



一个小小的黑色


房间而它


属于


小偷们它混浊得如同是


一枚黑暗中的子弹。


別想错


了因为


它不是一个


能让你逃离的房间。


……


又过了几天了,而我已经在数着牢房里那些栏杆的数目了。有二十四条栏杆……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


噢,別在意。这不是什么大问题,真的。只是有时候那些数字会在我的脑子里弄混罢了。在我来之前被锁在这所牢房里的人都会这样,而现在只不过是轮到我而已。没什么好担忧的,我保证。


那糟透了的声音仍然在纠缠着我,甚至现在我更常听见了。嗯……总之,我想知道它在哪里?它现在一直在烦扰着我,你知道的,关于我的心智怎样才能迅速地消失,而这是荒谬的。那愚蠢的声音根本不知道它自己在说什么,你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它尤其出现在我的睡梦中。那段时间很有可能是它最为活跃的时候。它大部分时候说的话一点逻辑也没有,但我现在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和它说下话,仅仅是为了能有点事做。呆在这里没事可干而只能数着栏杆,一直数到一百,然后重新再来一遍简直无聊至极。


……


这个世界月它


从我开始你


不知道吗?你在


否认——


是的,这是否认


歪曲


你已经陷进来了并且你会


继续陷入


因为时间


什么也


不是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月?什么


也不是


而且


你甚至不能从这里脱出


……


我发现了有关这所牢房的几件相当有趣——不,古怪——的事。就是,这些墙壁。这些墙壁,它们曾经是白色的!只有石膏和油漆的完全的白色,是的,它们之前肯定是白色的。


但现在不再是了。


你看,尽管它们仍然是同一种暗淡无光的色泽,但现在墙上有了图案。它太过复杂以至于我甚至不能准确地形容,而即使它并不,这也无关紧要,因为几乎每次我看着它,它都是不同的。真是一个变幻无常的墙壁!


那个声音仍旧是一如既往地吵闹,但它不再像之前那样让我那么烦躁了。看,我已经发现了可能那个声音给了我更多的见解!我曾经所认为的一个愚蠢的烦忧物实际上可能恰恰是我大脑中最博学和聪慧的部分!


在我停下并真正地聆听这一股丢失了的意识流所说的话后我得出了这个结论。而我发现了什么?


它告诉了我如此有价值的想法,并且它仍在持续告诉我!在那个声音所说过的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之中我绝对不可能忘记的是“纸夹和火车都是宇宙万物的疯人院”和“玫瑰香水是其中一个隐藏着的宝藏”。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以前没有察觉到这些事!我确切地希望我自己不会变得愚蠢。


……


在这个没有言语


的世界里


自我


仅仅只是一个短暂的温柔


错觉。


为什么


为什么


当一起保持清醒就


像是在吃玻璃般


那么愉快时


为什么你在


睡觉月?


我们


是一个整体……


……


我已经有很多天没有和自己说话了,但这并不包括与我一同被困在这牢房里的透明人。为什么我耗费了这么久才意识到透明人是一个多么美妙的陪伴者呢?我曾经是多么的失败。


“当我从这里出去后,”我对他说,“你会一起走吗?”


不,它回应,不,失去了的东西永远也无法挽回。这是我所属于的地方,现在——永远都在这所牢房里。


我为他感到非常难过。这会是一个多么忧郁而不幸的一生啊!想象一下被永恒地关在这里——不,我会死的。我不该去思考这些苦涩的想法。总而言之,当我不愿去自己思索时,透明人替我思索了它们。他真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很疑惑他是怎么变得透明的?


虽然感到抱歉,我说即使是透明人也不见得会知道所有事,而我仍然未能破解白色墙壁上那不断改变着的图案的秘密!它令人烦恼,所以我最近耗费全天的时间来尝试去找出它。


我说,“透明人,你知道为什么墙上的图案转变得这么频繁吗?”


他说,我没有看到墙上有任何不断改变的图案,月。


我说,“真的吗?但这非常清晰和明显啊。可能这是因为你是透明的吧。有没有机会你看不见那些图案是因为你是透明的,可能?”


我对我这样说有一点内疚。我觉得这种说法可以被指成是种族主义了——反对透明人们的种族主义,而我向你保证我并不是。


但,如果透明人有感到他被冒犯了,那他没有告诉我。没有,他真的是一个非常礼貌的人。


……



不可能逃离一点


也不可能你


迷失得


太远了


所以


你逃离不了而


你亦不


愿意


去这么做


并且那些


影子它们都是


舞者但它们


在白晝时


尖叫。


你也


已经变成


那样了吗?


……


流河龙崎L有时候会和我说话。他似乎对我的心理健康——精神状态——感到疑惑。这让我很想笑——当他正是那个把透明人和我关在这里鬼知道多长时间的人时,他居然在关心我完美的心理健康状况?


但我没有笑,因为这会让他想错方向。


这个侦探——无论他的名字是什么——似乎最在意的是我被他稱之为“和自己说话”的行为。啊哈哈,要是他知道自己在无意间一直把透明人和我关在一起的这个真相就好了。但是,他不会发现透明人的存在的,因为透明人是透明的!更不用说,透明人真的是挺聪明的。我仅仅希望他能告诉我他如何变得透明的秘密。那将能创造出一个非常精采的故事!一些能够打破这枯燥乏味的东西。


侦探告诉我那些杀人行为仍未重新开始。我觉得这很滑稽,而这让我只想笑,因为这个侦探是多么的愚蠢,我不是基拉,反倒是我经常希望自己是!但他根本没有发现到。


……


所有的乌鸦月都是


黑的或是


不是黑的。


说它


一遍又


一遍又


一遍


然后


再一遍但


它不


会有任何


不同因为


这些言语


什么也


不是


而你


才刚刚打开了


一扇想象的门


月。


你看见了什么?


……


这是什么?牢房的门打开了,而我终于自由了?多么不可思议!


但是……


我为什么会愿意回去呢?


可能是因为透明人的缘故吧。当他说他不会和我一起离开这牢房时,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他现在仍然在跟着我!


我能听见他缓慢的步伐从我身后的方向传来,我回头看,但没有任何人在那。好吧,为什么我会看到有人在那,当我正和看不见的人做朋友?


那侦探并不是透明的,事实上,他挺显眼并很引人注目。可能他应该刷刷他的牙齿——


我不知道他们,实际上,要带我去哪里。可能我们现在终于能去调查基拉案件了——终于——但有些东西让我觉得不太对劲。可能是他带我和透明人坐进一个由一些穿着医疗制服的人驾驶的奇怪的车的方式吧。


在我被驶走之前,我最后看到侦探紧咬他的嘴唇,一脸好像他察觉到他犯了一个错误的表情。我很好奇他犯了什么类型的错误!他无疑早就犯下了不少了不是吗。




——全文完



作者的话:

我很清楚地意识到文中有很多部分不像是月会说的话,但我在尝试着让他用另一种方式说话来表现出月到底有多严重。我自己早就已经体验过这些了——幻觉、听到声音、举止很疯狂但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之类的——然后,基于我自己对精神疾病的经验,大部分月在文中的体验都是一些正在失去理智的人会感受到的。就仅仅是在那里描写了出来。


我知道这篇文有多极为奇怪,但我仍然希望你像我那样享受它!非常感谢您能阅读本文,而回复能让友好的透明人高兴。


~Ratt Kazamata, 4/27/2012




译者的话:

如有错漏欢迎指出,原文有些句子我也不太肯定,我尽力地把原文的意思翻译了,但始终是不及原文精确。

这篇文有一些情景和英文小说《The Yellow Wallpaper》(黄色墙纸)很相似,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有中文翻译的。

本文是我其中一篇喜欢的fanfiction短篇,我觉得月精神失常这梗挺有趣的,那坚持认为自己没问题的想法也很可爱。特别很喜欢的是最后的那句说L早就犯下不少错误的语调。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