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翻译】《Wrong》part 17 (完结)

在阅读本文前请务必确保自己已经看了「《Wrong》阅前必看」一文:http://hugewood.lofter.com/post/1e6cd291_ff6a981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完结章



……


可能他应该尝试去把他目前所知的事分解,然后看看能不能引领他想得更多。


一、L强奸了月很多年。


二、据他所知,除了这与月失败的相处,L从来没试过和任何人有任何长期的关系。与人建立关系不是被华米所鼓励的,而他对月的审问明显一直没有奏效……


华米并不鼓励建立关系,鼓励学生们把它们视作是无必要的弱点。


L一直毫无疑问地是以无亲密感情、无威胁和风险的方式来和月进行性关系超过十年。


L昨天整晚都在尝试着去安慰月,因为他需要——(物理性)亲密接触。不是有很多东西能够进一步反抗被华米所灌输的行为的。


这意味着L对于月的注视(那迫使他意识到了他们那份亲密)尝试去依靠以往的做法,但把行动减缓到给予月所想要的情感与物理上的亲密接触、以及L多年来一直使用的性,而这些意味着——


“哦,操。”他吸了一口气,把电话移远,好让月和L不会听见。在梅罗能问他发现了什么之前,他再把电话移回原位。他以那种在大部份谈话中使用的伪装出来的愉快语气说,“别介意,我想我懂了。”而他觉得L不明白。“L,你想月得到最好的处理,对吗?”


“是的。”毫不犹豫。


“而你同意在现况下我有比你更好的洞察力?”


“是的。”


“所以你会接受我对你说月需要从你那里得到安慰,而你能给予他那份安慰对吧?”沉默。梅罗瞪着他,愤怒地,但没有开口。玛特没有看向他,他早就知道只要这场谈话一结束他就会为此而付出代价。“L?你和他是这世上唯二的人知道他都经受过些什么。他信任你——”


“他不会。”L干涩地低语。


“他确实信任你。这是一个事实,接受它。他需要你去帮助他重新建立出自我。”玛特让他的声音含有笑意,虽然他的表情是全神贯注着的——他推开了所有他能想到的阻碍,好让L能愿意听从他。“我们会找一个相当好的精神治疗专家——”一些带有拒绝意味的断音传来——“除非你认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他圆滑地说。


“我会给你月的初始档案。”话语中隐含着的东西解释了为什么L会愿意与他自己的第一选择和自我保护意识抗争,而不是就那样把月的福址交给一些专业人士(明明这会是他的第一选择不是吗?)。


“好。我很肯定我们三个会想出些什么的。”现在,有少许的同情了。“他需要你,你知道的。”


“我知道。”而L努力地不去再一次吐出来是他的基本猜想所需要的最后证据。


“那么,之后再见!”他愉快地说,并在L反应过来之前挂了电话。


而解除梅罗的愤怒,以及打电话找尼亚安排一次他们三个人的会面则是接下来要做的事了。他很可能不会有多大的帮助,但不让他参与只会让他因自尊心而和他与梅罗两人对立。而他们承担不起尼亚的妨碍,如果他们打算帮助月……或许还有L,以玛特所知。


他想知道他该怎么做才能让梅罗在会面之前不要爆发。只要他假装这是一个他早就知道该怎么解决的事的话,梅罗会更容易接受他对于L的心理问题和他们会如何与L对月的行为(以及月可能的恢复)有所关系的说辞。但尼亚则需要解释。


之前让他对整件事一无所知肯定会让他的反应很糟糕。




——原文到此为此,已全部翻译完毕。


...


译者的话:很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各位,希望你们喜欢这篇文吧w。

虽然是个坑,但其实在原文地址中,作者有回应过读者关于之后剧情走向的问题的。我也翻译一下作者的话吧,大概就是:月在最后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这么依赖L,也就是说随着情节发展下去,他会从L对他的所作作为慢慢地好起来。而在恢复的途中,月会尽他所能地去观察渡。月最终绝对会对渡出手,只不过在他准备好之前还有一段长时间。所谓的对渡‘出手’,不是指‘杀掉’他,而是合法地‘摧毁’他,两者有很大的不同。至于尼亚,他不会继续参与这件事(没人认为他会是能帮助月恢復的好选择。

有关剧情走向的作者的话大概就是这些,其他的零零碎碎的关于本文的设定什么的我就不译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去翻原文的楼吧w。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