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翻译】《Wrong》part 16

在阅读本文前请务必确保自己已经看了「《Wrong》阅前必看」一文:http://hugewood.lofter.com/post/1e6cd291_ff6a981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然后怎么了?”他鼓励道。


“他整晚都留了下来。”即便经过了变声处理,月的声音仍然充满了惊奇。“然后当我醒来时……噢、那是——我不应该——”


“细节。”玛特提醒他,打破了恐慌的开端,让L不会也被它影响到。他没有理会梅罗无言地问着‘你怎么会想去听更多这种东西’的恐怖的视线。


月颤抖着吸了一口气。“他任由我看着他。他把我推近,而不是把我推开,而那感觉——我找不到能形容它的字词,我唯一能想到的词却根本不合逻辑——”


“那么告诉我是什么词,看我能不能理解。”玛特提出。


“那感觉比平常更柔软。更加的温暖。”


梅罗的愤怒转变为困惑。玛特就仅仅是鼓励月继续说下去。“我懂你的意思了。接着说下去吧。”


“我……比起平常,更喜欢这样。”月的声音很轻柔,内疚。


玛特闭上了双眼,并无言地发出了一声感谢的祷告,而这让梅罗斜斜地看了他一眼。L是带着爱意去碰月的,第一次地——如果他没理解错月所提及的他们一直以来的‘关系’的话——而月本来以为他是会被强奸——被惩罚的。但还有些事情需要去弄明白。


当然,仍然有问题被留了下来——关于L到底想了些什么才会让他和那个他才刚刚承认是被自己虐待了超过十年的男人做爱。但他会把答案找出来的。


但在他能说些什么之前,月继续说,“这就是我做错了的事,对吗?我不应该对它作出比较,这就是为什么他之后就把我推开,然后跑走了并吐了出来。”


什么?梅罗张大了嘴巴,坐直了身子,震惊得冒着会错失谈话内容的风险沉浸在了他自己的夸张表现里。


“月,我想我应该和L谈谈这件事。他能在电话目前所在的地方接电话吗?”玛特问,和梅罗交换了一个尖锐的表情。


“能。”


玛特从他的回话中知道他就在这。“那么,L,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在那之后就立即跑走了然后吐了出来?你难道除了在那之后以外,就没有其他时间能去做这些行为了吗?”他讽刺地补充。


他得到的唯一回应便是一声哽咽抽噎。


玛特怒瞪向离他最近的墙,为他自己把那份对L所作所为而感到的反感表现得如此明显而感到恼火,明明这么做对获取他需要的资讯毫无帮助。


当他思考的时候他稍微地靠向了梅罗。他是他所知的人中最能理解人们,并解释他们反应的人。即便只有目前的资讯,他也应该有那个能力去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