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翻译】《Wrong》part 13

在阅读本文前请务必确保自己已经看了「《Wrong》阅前必看」一文:http://hugewood.lofter.com/post/1e6cd291_ff6a981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本章有性描写



L静止地躺着,有点痛苦地用双臂抱着月。他的囚犯——他的受害者——睡着了,而他不敢冒着会弄醒他的风险去移动。


随着时间的过去他越发地不自在。抱着月感觉——很危险,不知道为什么,他知道觉得房间里缺乏氧气是恐慌症的症状之一,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恐慌症。月没有做任何事情,没有要求什么,他只想从L这里得到接触、安慰,而如果L缺乏自制能力,他会现在就把自己丢出床外以去远离那危险、威胁,那来自——


——从哪里?


他仍然觉得这里不够氧气,但他选择不去理会这种感觉,并继续抱着月躺着。这是他至少(最多)能为他去做的事了。


但他整晚都没有睡,只是盯着黑暗并尝试不让他的恐慌打扰月的休息。


月挪动了下,终于,他有那么一刻希望这种折磨能够完结。当月意识到L正躺在他身后,抱着他时,他呆住了。而L准备去推开了——如果月不想要,那么这便不能被称之为是抛弃月了。


月翻身看向他,而他脸上有着什么——他的表情里有着一些发亮的东西在,像是希望,或是——


他游离的视线捕捉到了月的勃起,晨勃,月没有推开或让他逃离,但他需要月不要再像那样看着他。而突然地,他能想到去做的事便是把他的下体撞向前,磨擦着月,而月虽然吓了一跳但却没有推开他(他明明可以那样做的,L没有很紧地抓着他)。他仍然用那个样子看着L,然后他伸出了手,并把手滑向L的脸颊上,捧着他的头微微地前推,并靠向前,而L甚至根本不在意他们正在接吻,只要这意味着月没有——无法看见——


月贴着他的嘴唇有些迟疑,生涩,L唯一的念头便是在这十三年来他甚至从没吻过月,他使用他就像是在用一个猖妓(比猖妓还糟),并且从没吻过月,而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或坏事,但他现在停不了了,是月先开始这行为的,而他就仅仅是回吻他,月紧贴着他活动着,很明显地他非常享受这行为,这很好。L不明白为什么当月放开他的嘴唇时,他眼睛附近的皮肤会在刺痒着,或者为什么他会在低声叫着月的名字,但这些都不重要,在现在不重要。还不重要。


现在是月在发出一些愉悦的声音了,他低喃道“L。”并且很积极地回应他,这和他以前的表现很不同,但L说不出为什么,而现在已经太迟去考虑这些事了,月硬挺着,并再次地在哭叫着他的名字(而这仍然感觉和以前不同),他把头埋进月的颈窝里,并高潮了。


然后意识到了他都做了些什么。


当他放开了自己的手臂并逃去浴室,跌坐在马桶的前面然后吐在了里面时,月惊愕不已。


他甚至没能撑过二十四小时就再次强奸了月!


“L?”月在睡房里叫他,声音里包含着那熟悉的不肯定,而L再一次地吐在了马桶里。


他不能被信任去和月待在一起。他需要去找其他能信任的人去。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