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翻译】《Wrong》part 12

在阅读本文前请务必确保自己已经看了「《Wrong》阅前必看」一文:http://hugewood.lofter.com/post/1e6cd291_ff6a981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接上一章的内心世界。原文作者有些句子是特意缩小了字体的,不过在lof做不到。





房间的其他地方积储了一小堆东西。他下意识地辨认它们:一个精美的日本武士盔甲赝品(龙崎是他的保护者,是他能信任的唯一一人——而某部分的他知道这是一个谎言,一个伪造物);一个由冻结的水银制造的颅骨嵌在了一条支撑着天花板的支柱底部(他是基拉,大规模杀人犯并且不值得任何怜悯——另一个谎言,一个被精心制造而不是自然存在的东西,但若不够小心地尝试去移除它会伤害到他的心神);以及一个——不知道为什么——锋利得足以让触碰到它的人见血的假阳具(当龙崎使用他时他非常的享受——龙崎唯一允许他拥有的真相,同样亦是唯一一个他情愿那是一个谎言的真相,因为连谎言也会比它温柔)。


他走进了记忆的地窖里。以他现在的状况,更加的完整且更加有能力去分析当日所发生的事情,他认为现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变,这让他可能可以去拿回那些记忆。而他有必要这么做,尽快地。


他重新回顾了一下L之前和那些陌生人们所进行的谈话。L愿意去承认他做错了。L愿意去承认——去放弃,离开那份塑造了他人生的工作,因为他不够优秀以去承担他的职责。


月撬开地上的一块砖,那是那场谈话的代表物,然后捡起了一顶爵士帽——代表他所知的有关渡的一切的象征。


他匆匆地走去他内心的另一处地方,双手带着那两件东西——那是他会需要用来解决出事的东西的工具。


那只怪物(他对于他所遭受的事所感到的愤怒)盯着他的方向。它的眼睛仍然恍忽着,但它们比之前的年月机敏多了。


月紧张地呑咽了下。一旦它进一步地清醒过来,那些曾经约束着它的束缚物将再也不会奏效,特别是它上面散布着铁锈(他对于他应受折磨的质疑)和裂痕(龙崎对于他自己所作所为的自我怀疑)。


那怪兽是捕食者,它之前会陷入昏迷只是因为它缺乏机会去对它想要的猎物动手。如果他不阻止它,它会逃出去并杀掉龙崎——杀掉L。


然后,虽然很大一部份的他会很讨厌这份认知,但L的死会摧毁他。


他走近了一点,测试着它的意识程度。它早就清醒得足以让他肯定它会明白他现在的行为。他挺直肩膀,并坚定地与它愤怒的目光对视。


“我需要你别去杀L。”


它暴怒的双眼因不可置信而瞪大。


“如果当我的心神是这个样子的时候他死了,那会摧毁我。而且我不认为他是你应该狩猎的猎物。”他拿出了那块砖块,让怪兽触碰它。


那份记忆被吸收,并立即理解了。月阴暗地笑了,并把爵士帽交给怪兽。“这才是你的猎物。”


怪兽自己冷静了下来。平静得几乎可以愚弄别人让他们相信什么事都没变过。


直到月离开时他仍挂着那副阴暗的笑容。那只怪兽积年累月地一直观察着龙崎,它会知道该如何立即拿下那猎物。而渡,则是另一回事了。


 在怪兽攻击它的新目标之前,他争取到了一段时间去稳定他的心理状况。L看上去会愿意帮忙。他甚至可能会是一个很有用的对抗那怪物的新猎物的武器……


而当它准备好去击垮渡时,他没打算去阻止它。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