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翻译】《Wrong》Part 7

在阅读本文前请务必确保自己已经看了「《Wrong》阅前必看」一文:http://hugewood.lofter.com/post/1e6cd291_ff6a981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当他们走进这L和他的……L和……另一个人正等待着的房间内时,玛特的眼睛保持专注在他的游戏上,只分出一点注意力盲目地跟着梅罗走路。尼亚跟着他们飘荡,看起来移动得比他们都要慢,然而,玛特有点好笑地注意到,梅罗才是那个可能跟不上的人。


而他们的老师们都很想知道为什么梅罗如此厌恶拥有城府。


“所以这他妈是什么意思?”梅罗怒视着L并质问,没劳神去看向其他人。


那年轻的男人犹犹豫豫地在靠近L的椅子旁退缩了下,打算向下跪下,而这举动失败了。L不用回头便抓住了他的手臂,强迫他挺直地呆着。


“我不认为我给你们三人的讯息内有任何含糊不清的地方。我察觉到我配不上我的头衔。你们是我最棒的继承者们,所以,你们将会替代我。”


尼亚瞥向那个仍被L抓着手臂的男人。“我假设是他做了些什么让你有这想法的?”


那男人抖缩着,试图不实际移动他所身处的站立点而躲在L身后。L——L竟然畏缩了下,玛特注意到,几乎是震惊地从他的游戏上抬起了头。


“好点子。”玛特确实是抬起了头,不是因为他们所说的话,而是因为L话语间的绝望,以及那自我厌恶的氛围让他感到担忧。


当L解说时,他小心地避免与房间内的任何人有眼神接触,“这是夜神月。我之前一直认为他是基拉。我囚禁着他,试图强迫他去解释他杀人的方法。”


“等等,我以为这案子有新的线索……”梅罗的声音变小,他想起了那新的线索是什么。玛特也微微颤抖着,他同样回想起来了。他迅速地假装他的注意力又回到游戏上去了,但仍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房间里的其他人。


尼亚事实上有表现出些许的情感:他的头微微升起,当他观察着站在L椅子旁的男人时,严酷的光芒闪现在他的眼里。


基拉—月在尼亚的严酷视线下在他的喉咙里低声呜咽,他颤抖的方式告诉玛特他仍想躲在L的身后。L尽他所能地保持不动,但玛特注意到了他拇指的不起眼动作——他安慰性地轻抚基拉—月的肌肤。那动作很有可能是支撑着基拉—月保持站立的唯一事物。


L离开了日本,大概和他的囚犯一起……在十三年前,玛特推算。他真的用了十三年的时间折磨这陌生人?


他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迫使他卑躬屈膝到如此地步?


在梅罗能说些什么前,渡走进了房间,用他一如既往的宽容得过分的表情注视着L,并把他带来的一盘子甜食放在他面前。他完全没有理会基拉—月,只是和L说,“我希望你能从现在恢复过来。我很肯定你的继承者们也会和我一样,认为一次的失误不足以严重到要你从你侦探的角色上完全辞职。”


当L盯着他的管家时,他的眼睛就像是一面黑色的镜子。“你真的那样认为的吗?”他轻轻地问。梅罗挪动了一下,和玛特交换了一个不安的表情,而尼亚仍在继续着他对那站在L身旁的越发痛苦的男人的坚定注视。哪怕是把自我憎恶暂时略去不提,L的声音里仍蕴藏着一些非常不对劲的东西。


渡重重地叹了口气,就像是在回答一个完全没必要的问题一样。“当然。”


“即便我花了多于十年的时间来虐待一名无辜者——”基拉—月对他的惊愕一瞥让玛特感到更加的不安,他看上去对L正在说的事完全没概念,而那比起是一个好的迹象,玛特觉得那更像是——


“谁?”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