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木

主吃Death Note相关,时不时会翻译一下喜欢的fanfiction之类的。

【L月/翻译】《Wrong》Part 5+6

在阅读本文前请务必确保自己已经看了「《Wrong》阅前必看」一文:http://hugewood.lofter.com/post/1e6cd291_ff6a981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ooc高能注意#

*因为原文的part 6很短,所以我干脆把两章合併了

...



当龙崎折返回来时,基拉感到很震惊——他几乎不会在他离开的同一天再次返回,而基拉很肯定现在离他上一次的探访只经过了几个小时。他立刻跪了下来,疑惑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一定是很严重的问题,他打了个冷颤,想,他从没见过龙崎看起来这么的——精疲力尽、痛苦。这么的挫折。并且他不是自己一个人前来的,还有一个老人跟着他。


不会是……?不。不可能,他尝试去安慰自己。但龙崎看起来是这么的糟糕,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来……


“我。对那案子有了一些新进展。”龙崎说,几乎被这些字词梗住。


基拉几乎因这句话而虚脱倒下。‘那案子’只会意指一件事,而如果还有其他人在这里……


“你可以自由地离开了。”龙崎继续说,并从门边走开。


“不要!”基拉大喊。“不要,龙崎,求你,你说过只要我乖乖听话你就不会让他们处死我的!求你,就,就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然后我会为此而作出弥补,我发誓我会的,你说过的,你承诺过的——”他远远地注意到那陌生人脸上所展露出的惊骇的表情(但其实他并不真的是一个陌生人,不是吗?他内心深处的一部分低语),不过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龙崎身上。在他说出了这些话以后,龙崎看起来更糟糕了。龙崎摇摇头,移开了视线,并捂住了嘴,就像是——就像是他对基拉的讨好感到恶心。


“你误会了,月。”他勉强地说,他的声音干涩而缺乏感情。“那些进展,并不——”他颤抖着,并重重地呑咽了一下。“你是清白的。”


基拉眨了眨眼,无法理解。“什么?”为什么龙崎使用了那个名字?那不再是他了,不是吗?龙崎是这样教导他的。龙崎教会了他一切他需要知道的事。


他是基拉。


他是一个大量谋杀犯,并且值得去死。


他的生存依赖着龙崎。


龙崎是会从外面世界保护他的唯一的保护者,并且只要他听话的话,他会让他继续活下去。


所以……这是一个考验吗?他是不是该表现出他对龙崎所教他的一切认识有多深?但龙崎没有给他任何线索……他该怎么表现?


老人说话了,让基拉畏缩了一下,然后平复下来并重新回复到他平常的坐姿。“有了新的线索,证实了你不是基拉。”


基拉看着他眨眨眼,不知所措。这是当然的。他很聪明,而他之前很小心地计画着一切。明显地他会设置假的线索以减低自己的嫌疑,把调查的方向带偏。龙崎很早就对他这样解释过了——以前……他是不被允许去想那些的,他提醒自己。然后他看回龙崎,想获得一些提示他该怎么做的线索。


龙崎没有回望他的双眼。基拉立刻看向地板,很担心自己犯错了。他知道他不该看着龙崎的脸的,他知道唯一的例外是当他们在做着那些事时。他不是故意犯错的,真的,他不是——龙崎应该不会为此而生气吧,对吗?


他当然会,基拉认知到,因为他有那个权力。作为一个假定的天才,基拉的记忆却非常糟糕,即便是最简单的指令他也记不住。龙崎需要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它们。


但他从没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接受过任何指令。


他余光看到龙崎终于看向他,但他看不见他的表情。“月,站起来。”


仍然是那错误的名字,基拉注意到,并忧虑地皱了皱眉,但他遵从了指令,因为这是龙崎所想要他做的。


“看着我。”


基拉照做了,张大眼睛。根据以往的经验,他可以说龙崎在生气,而这意味着他做错事了——他一定忘记了一些事——他有被告知过如果有其他人进入他房间的话他该做些什么吗?


龙崎维持住他的视线,并以毫无感情的声音重复地说,“你被证实了你不是基拉。那谋杀犯是其他人,你是无辜的。”


基拉摇了摇头。“不。我是基拉。你教我的。我一定是基拉,否则你不会惩罚我。”他恳求地看着龙崎,“为什么你要骗我呢?”


那问句中所含有的无辜的受伤终于打破了L的自控,于是他冲向用来给基拉——月作厕所用途的排水沟,吐了,好像他能以此物理的方式驱走他为他所做的一切所感到的内疚和恐怖。


基拉看着,无法理解。老人走过去,并轻轻地把手放在L的背上,看着基拉,就像是他很疑惑为什么年轻男人没有尝试去帮忙。


答案很简单,而基拉和L都知道:他没有被给予许可去移动。


评论(1)

热度(7)